主页 > 旅游新闻 > 小说:年前他沉脸说不想跟她有牵扯,现在又拖行礼求留宿,她懵了
小说:年前他沉脸说不想跟她有牵扯,现在又拖行礼求留宿,她懵了

“可,可以啊。”

“那..”尤里抬脚朝门口走去,“那你早点休息,我就先上去了。”

何修远提着行李箱走进来,朝昏黄的屋里看了一眼,尤里在他身后关上了门,顺带将客厅的灯打开。

卫生间进去是洗漱台,厕所和浴室在一起,用摩挲玻璃跟外间的洗漱室隔开。

比起在外面住宾馆,或者回研究生宿舍,他好像更能接受住这里,只是...

尤里是真的找不到话说了,匆匆点了点头便转身上了楼。

越过他,抬脚走到楼下唯一那间侧卧门口,尤里伸手推开了门,“这一间是侧卧,柜子里面有干净的床单和被套,我帮你铺一下吧。”

“好,谢谢。”

她说着抬脚走了进去,何修远在大厅站了一会便提着箱子跟了进去,“我来吧。”

这间房的面积不大,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小道直通窗户,进门左手边靠墙是壁柜,然后几尺不到的距离是床,他目测了一下1米5宽左右,然后就是一套书桌,再是窗户。

“嗯。”

“好,谢谢。”

“...好。”

灯一下子亮了起来,微微有些刺眼,尤里抬手挡在眼角上方,观察完毕的何修远这时转过身来看着她,表情有那么一丁点不自然,“我能在这里借住一晚嘛?”

何修远铺好床单,套好被套和枕套,又把门口边上的行李箱提去书桌旁边的空地上打开,取了睡衣和洗漱用品出来。

第一次单独留宿外男,还是何修远,尤里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自在,却不好表现出来。

‘咚咚咚’的声音从头顶上方响起,何修远突然放下手里拿着的被子,转身去隔壁卫生间洗了个手才又折了回来。

尤里拉开衣柜的手停了下来,指着里面道,“都在里面,你自己拿吧。空调遥控器在书桌抽屉里,卫生间和浴室出门左手边,我睡在楼上,就是你间房的正上方,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在楼下叫,我能听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