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咨询 > “中国债务陷阱”?原来是西方话语陷阱
“中国债务陷阱”?原来是西方话语陷阱

  西方一些人所谓的“中国债务陷阱论”,实际上就是对中非友好合作罔顾事实的抹黑。(漫画 刘蕊)

  中国借“一带一路”合作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巨额贷款,债务国以关乎国家命脉的战略资产作为抵押,还不起债就得向中国交出战略资产。

  中国利用不可持续的债务关系加重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推高他们的违约风险,使他们陷入“债务困境”。

  展中国家的债务问题本质上是欠发展问题。非洲大陆历史上长期饱受西方列强殖民掠夺之苦,至今仍然遭受发达国家盘剥。冤有头债有主,西方国家与非洲债务问题自然脱不了干系。

  1970年至199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外债总额迅速增长。(资料来源 世界银行数据库)

  1995年,中国首次对发展中国家提供中长期优惠贷款。2000年以后,中国对非洲融资合作快速增长,但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占比仍然很高。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国—非洲研究所主任德博拉・布劳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及其团队研究表明,中国在非洲整体外债占比为17%,远低于西方。

  2021年12月,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西方企业已经不再有看到机会的眼睛,而中国人看到了机会,并且表现非常积极。

  发展中国家普遍缺乏创业的“第一桶金”,有时只能对外借债。如果它们借的债能够帮助创造就业、造福人民,挣了钱还得起,那就是好债务。反观发达国家,其自身债务普遍超过GDP的100%,也不见它们为自己的“债务陷阱”叫苦。

  2021年11月,外交学院教授苏浩在节目中驳斥布林肯在访问非洲期间提出的“中国债务陷阱论”,称这是美国政府以自己的过去衡量中国,完全是无中生有。

  21世纪的头20年间,中国帮助非洲建成的公路铁路超过13000公里,建设了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援建了130多个医疗设施、45个体育馆、170多所学校……

  2022年5月9日,由中国政府援建的纳米比亚首都国际机场公路项目第三期工程开工仪式在纳首都温得和克举行。

  国际上也有不少理性客观的声音。2021年,美国《大西洋月刊》刊发文章《中国的“债务陷阱”是虚构的》,援引大量证据表明,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是一些西方国家政客精心编造的谎言。原话是这么说的:中国的债务陷阱叙事是一个谎言,而且是弥天大谎(The debt-trap narrative is just that: a lie, and a powerful one)。

  视频:2018年10月,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在接受CNN采访时“怒怼”主持人提出的有关中国债务问题。

  一些西方国家眼巴巴看着中国和发展中国家互利合作蒸蒸日上,眼更红了,心更黑了,于是开动舆论机器,编织出一张张“谎言之网”。本质上,“债务陷阱论”不过是“”这部经典烂剧的更烂续作。

  2022年1月6日,王毅国务委员应邀同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共同出席中方承建的蒙巴萨油码头竣工仪式。在仪式上,肯雅塔表示非洲不需要说教,而是需要愿意与之合作的朋友,中国就是“真正的朋友”。

  债务陷阱论”实在太双标,说到底还是“只许美西方放火,不许其他国家点灯”——“我的债务叫投资,你的债务叫陷阱”;更是一种以己度人的西方经验主义遗毒——“我有殖民掠夺历史,所以你肯定也会步我后尘”。曾经杀人放火的海盗习惯了胡作非为,玩不起也输不起,终于把自己惯出了“玩输了就扬沙子”的巨婴心态。

  2020年9月,希腊前财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做讲座时指出,中国在非洲进行的投资建设远比100年前西方国家的殖民行为要人道多了。

  在美西方一些人“逢中必反”执念下,中国在国际社会的任何行动都有“原罪”,“中国债务陷阱论”不过是欲加之罪。这套谬论看似包着一层学术外皮,实质上是又一根用来攻击抹黑中国对外合作、压缩中国国际合作和发展空间、遏制中国发展的大棒。

  由中国路桥公司负责建设和运营的肯尼亚独立以来首条铁路——蒙内铁路,以及由中国港湾承建的喀麦隆首个深水港——克里比深水港,都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发展红利。

  市场化、商业化合作模式是破解非洲债务问题的新思路,而中国已经在南非、肯尼亚、尼日利亚等国作出积极尝试。

  希腊前财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对非洲投资十分耐心,眼光长远。